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动态 >
日本职场孕妇骚扰为保工作坚持上班流产,雇主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ugou.cn  发布日期:2019-06-18

为什么尽管当今社会已有完善的法律为职业母亲的职业生涯提供便利,但女性仍然面临着选择工作还是抚养孩子的问题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却因为其长期的传统和社会规则,在对待育龄女性问题上饱受诟病。

日本政府曾声称,希望女性在职场里能“发光发亮”,但同时也告诉女性,她们应该生更多的孩子,以遏制日本人口的下降,这听起来似乎难以兼顾。之后政府表示,如今法律制度已足够完善,可以同时实现这两个目标。

的确,日本有法律规定产前护理假、产假和育儿假(父母任意一方),还有专门禁止对怀孕或分娩妇女给予不公平待遇的法律。这一切在纸面上看起来都很棒。

然而,在许多情况下,准妈妈们的处境仍然很困难,甚至是悲惨的。以下这些案例只是许多案例中的一小部分。

母亲A是一名文员,在她的第二个为期一年的雇佣合同即将结束时,她已经怀孕11周。但由于她身体不适可能有流产的风险,医生要求她卧床两周。她的上司到她家里探望她,但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关心,而是告诉她,如果她不马上回去工作,公司就不可能续签她目前的雇佣合同。她很不情愿地回去工作,结果流产了。这还不算完,上司并没任何安慰,而是建议她在重新考虑生孩子之前,先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几年。

母亲B是一所语言学校的教师,她无法在育儿假结束时为她的孩子找到托儿所看官,于是问她是否可以做一段时间的兼职工作。而她所在的学校坚持认为,她必须同意将自己的雇佣身份从正式员工改为临时合同工。她同意了,却没想到遭到雇主过河拆桥。在她一年的合同期满时,学校通知她,他们不会再给她续约了。

母亲C是一名理疗师,她的工作包括给病人做上门服务。她发现,在怀孕后期,上门服务对她的身体要求太高,因此她要求做一些较轻松的工作。她的雇主同意将她重新分配到医院工作,但告诉她,她将不得不从目前的经理级职位上被降职。当她休完产假和育儿假回来后,她了解到,医院已经不打算让她恢复到之前的经理级别的职位。

在日本,对孕妇的歧视有一个名字:孕妇骚扰(mata-hara)。为什么在法律明确的情况下,孕妇骚扰还在继续

虽然日本的下级法院和最高法院都做出了司法判决,认为上述雇主的行为是非法的,并下令赔偿受害者。但遗憾的是,社会状况仍然毫无改观,“孕妇骚扰”仍然是个问题。

在2014年母亲C的案件中,最高法院明确了法律立场:“《平等就业机会法》的目的是促进确保男女在就业方面享有平等的机会和待遇,并促进采取措施确保女工在怀孕期间和分娩后的权利。该法案禁止因怀孕、分娩、产假前后或其它与妊娠或分娩有关的原因解雇女性。”

尽管有这种直接的司法授权,问题仍然存在:如果法律如此明确直白,为什么骚扰孕妇还在继续这个问题最好的回答也许是社会态度。

在日本,人们常说一句话:社会期望职业女性既能像没有孩子那样全力工作,又能像没有工作那样专心抚养孩子。

很大一部分日本人仍然是上世纪50年代的观念,即女性应该主要管理家务和家庭,而男性应该出去谋生,这与中国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观念一脉相承。当然,这一概念已不再能准确地反映日本社会的结构,但它似乎已被深深内化,成为潜意识。

这伴随而来的是雇主的态度,他们认为,员工应该把自己100%的奉献给公司,而忽略其它一切。

在20世纪下半叶,当女人待在家里照顾男性,让他能集中精力工作时,这对男人来说可能是有可能的,但如今这种观点已不再适合。

因此,在日本社会,还是经常能看到雇主欺压女雇员,无视她们的身体或家庭需要,而把公司的利益无条件放在首位,与法律相悖,却仍然大行其道。奇怪的是,许多雇主似乎也忽视了日本人口结构造成的员工短缺,但却将女性视为劳动力中的“消耗品”。

这也有可能是法律意识的问题,即雇主和那些处于监督地位的人对这些法律的了解程度。有些女性告诉她们的经理,他们的某种行为是违法的,但这时候公司却反过来狡辩,虽然人力资源部门必须遵守法律,但经理的言行仅仅是一种建议,而不是工作命令,因此并不违法。

除此之外,同事之间也有问题。许多同事对那些因怀孕或家庭状况而需要休假或减少工作的女性很反感,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额外的工作负担。

当然,这种情况不应该归咎于缺勤的员工,而应该归咎于雇主没有对这种情况进行充分的协调,没有通过补招或以其它方式确保工作能够合理分配,而不只是将工作堆积到已经满负荷的其他团队成员身上。但不幸的是,怀孕员工往往更容易成为其他同事攻击的目标。

鉴于此,人们想知道日本政府最近提出的促进女性工作的提议是否会有所帮助:允许所谓的“正规工人”(seishain)每周工作少于40小时,而不丧失他们作为正规工人的身份。尽管还没有正式的实现,但理论上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这样的制度将维护女性的职业前景,同时也使她们能够承担养育子女的重担。它也适用于有其它家庭需求的父亲和雇员,例如需要照顾的年迈父母。但只有当雇主在工作分配上变得更加灵活,这种做法才会奏效。

也许会有更多的女性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并在必要时寻求法律援助,正如上文提到的女性所做的那样。但这并不一定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一个人感到特别不知所措或脆弱的时候。

向当地劳工标准办公室寻求建议可能更容易。这样做的人越多,官员们就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作为定期审计的一部分,他们甚至可能开始调查公司对怀孕员工和准妈妈的态度和行为。这可能会推动雇主的行为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就像对待其他形式的骚扰一样,政府需要考虑要求雇主制定禁止孕妇骚扰的具体政策,培训雇员了解这类骚扰以及如何避免这种骚扰,并建立调查和惩罚骚扰者的机制。这将使人们对这种行为有所了解,并让所有人明白,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日本网友们对此纷纷发表评论:

“这些公司和企业的名称应该被曝光!没有任何借口!”

“我经常被问到为什么我认为日本人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努力。这不是因为日本人工作时间长,而是因为工作效率高。我告诉他们,从工作中抽出时间是工作的一部分,否则你就无法有效地工作。有些人开始考虑我说的话,但问题是管理层对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误解。正如本文所指出的,女性就业确实也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日本需要做的就是为所有员工提供强制性的劳动法,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彻头彻尾的地狱,男人,女人,年轻人,老年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令人讨厌的,对整个国家来说是彻头彻尾的糟糕!”

“然而,实际上没有变化,衰退和腐烂继续有增无减,按照这种速度,日本将停止运作,事实上这已经发生并且现在已经超过20年了。”

“这是悲惨的可预测的,坦率地说这令人沮丧和痛苦。除非有明确界定的司法准则,对公司和董事会/高级管理层严格执行,这种情况才有可能减少。”

Copyright © 2004-2025 美国孩久购代孕公司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